藍冬離

*灣家人,繁中出沒。
*更新不定(?
►主全職,lofter用來追全職

【全職】冷冬(邱喬)

*好冷啊,大家要做好保暖措施啊
*高中生paro,雖然好像看不太出來_(:3 _| )_

  今年的冬天終於來了,在捱過多了幾個月的艷陽高照後,北邊的冷氣團像是聽到心聲的來到,昨天還熱呼呼像個夏天,今天已是要穿著刷毛衣物跟圍巾這些禦寒裝備才能出門的狀態,邱非站在路燈下,太早起跟寒冷的天氣讓他比平常更有睡意,他半張臉埋在圍巾裡,眼皮也以闔上一半的像是一尊石像一樣。


  他聽到踩著雪的聲音往他這裡來,動了動因長久時間保持同一姿勢而有些發酸的脖子,他看到喬一帆正拉著快掉下去的書包往自己跑來。


  「不、不好意思,讓你久等了!」喬一帆雙手撐著膝蓋喘著氣,大呼大吸的讓冷空氣跑進溫暖的身體裡,他忍不住地咳了幾聲。邱非皺起了眉頭,戴著手套的手幫忙拍背順氣,然後看到了喬一帆想不讓冷空氣跑入而遮著嘴的手並沒有戴上手套,指尖已經有些泛紅了,然後他的眉更皺了。


  「你的手套呢?」


  「……我不喜歡手套嘛……」喬一帆癟癟嘴,邱非無奈地嘆口氣,摸了摸喬一帆外套左邊的口袋,將暖暖包丟到了右邊的口袋後,他戴著手套的手牽起喬一帆的左手,還叮囑對方將右手好好放在自己的口袋裡。


  喬一帆自知理虧的點點頭,邱非都讓步了他也鬧不起來,至少在還沒有人也還沒有生物活動的街道上,偶爾的大膽點也無妨。


  邱非看著同樣將半張臉縮在圍巾裡的喬一帆,覺得當初對方溫和有條理的形象整個破碎,成為戀人後才看到喬一帆多麼孩子氣又任性的一面,好比明明就怕冷怕得要死,卻又不喜歡穿高領不戴手套,喜歡跟暖暖包和電暖器為伍,然後又因為體質的關係,夏天手熱的像暖爐一樣,冬天卻又冰的像冰棒一樣,邱非不只一次懷疑對方是不是外溫動物而不是恆溫動物了。


  早晨的車上沒多少人,喬一帆和邱非很順利的找到座位。喬一帆坐在靠窗邊的位置,公交車因為路上的雪而沒開太快,玻璃窗面上上了一層薄薄的霧氣,喬一帆在上頭寫上了邱非的名字,原本靠在他肩上讓喬一帆以為睡著的人卻伸長了手過來,在旁邊也寫上了喬一帆的名字。


  「畫個小雨傘?」喬一帆問。


  「你當你小女生?」邱非回。


  喬一帆把邱非推回去,然後把包包的背帶背到左邊,表達了自己很不高興,不借你躺了自己睡個臉朝天嘴開開流口水用鼻孔看人吧!的這個訊息。邱非摸摸鼻頭,然後在兩個名字的中間畫了個小雨傘,再把喬一帆的背帶往下拉到手臂,自顧自地躺上肩膀。


  喬一帆也笑鬧著玩,沒啥生氣,喬了個位置讓邱非好睡些,他在字的旁邊抹掉了一些霧氣,灰濛濛的天空中透著一絲光亮。他們抵達第一個轉運點的時候沒有多久,雖然開的比較慢但沒多少車,也只是比平常多一點時間才到達,喬一帆搖醒邱非,幫對方拉好剛剛扯鬆的圍巾,他在下車前將那個小雨傘也給抹掉。


  道路上有一些人,他們這次也不好再牽手,邱非將自己的暖暖包丟到了喬一帆的口袋裡,兩個人都縮在圍巾裡,冷風刺的他們現在無法說話,只想到達下個乘車地點到學校。喬一帆一停下腳步就打了個哆嗦,偏寒的體質讓他不管穿多多都很難暖起來,邱非有些想把自己的外套脫下來給對方的衝動,還好他們要搭的下一班車從轉角轉過來,他拉著喬一帆快速上車,車裡雖是密閉的空間,但也比外頭的溫度高了不少。


  大概十分鐘的時間他們下了車,奔過還在綠燈的路口,兩個人有志地奔向教室。邱非拿出鑰匙開門,教室裏頭的空氣沉甸甸的,還混雜著一些食物包裝上殘留的味道。他們各自放好書包,然後一同走往福利社,喬一帆一踏入福利社便打開了熱飲的箱子,甜滋滋的拿出兩罐鐵鋁罐裝的熱飲,邱非也拿好了早餐,兩個人迅速結了帳又趕緊回到教室,一點也不想受到寒冷摧殘。


  「我的西裝外套你要先拿去嗎?」


  「邱非不會冷嗎?我自己也還有西裝外套。」


  「嗯……冷了在跟我拿。」


  「知道了,邱非才是,不要顧著我就冷著自己了。」喬一帆把暖暖包拿出來,一邊各一個的貼上邱非的臉頰,邱非伸手彈了他的眉頭。喬一帆吃飽後又有些想睡,邱非看著打呵欠的人,拍了拍他的頭「睡吧,要早修在叫你。」


  「嗯……麻煩你了,你累了也休息啊,不要一直看書。」喬一帆把自己的西裝外套披在頭上說著,看到邱非對他點點頭後他才說了聲晚安的把自己裹得緊緊的趴倒在桌上,邱非在幾分鐘後將自己掛在椅背上的西裝外套又蓋在上頭,確保喬一帆不會受寒後,從抽屜拿出習題練習。

Fin.

٩(。・ω・。)و啊忽然想到

  喬一帆的嘴唇到了冬天就常常因為乾燥而脫皮,而這主子又是個常會撕死皮的傢伙,常常撕一撕就撕到流血,然後又痛的哇哇叫,邱非最後受不了,買了個護唇膏給他。


  「一帆,你擦護唇膏了嗎?」


  「擦了。」待喬一帆回答後,邱非看著附近沒人便不加思索的吻了上去,喬一帆在呆愣了幾秒才反應過來,連忙往後退拉開距離「你、你幹啥啊!」


  「擦護唇啊。」


  「你要擦就叫我給你就好了啊!被別人看到怎麼辦!」


  「看就給他們看唄,櫻桃的不錯,下次你想要甚麼的?」


  喬一帆無語地看著邱非,他總覺得他總是跟不上他的思維,所以他最後只咬牙切齒的說了一句。


  「……學霸,滾!」

Fin.

(つд⊂)真的沒啦,好冷我也要去窩被被了,各位看官天冷了要注意保暖喔

评论
热度(13)

© 藍冬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