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冬離

*灣家人,繁中出沒。
*更新不定(?
►主全職,lofter用來追全職

【全職】(邱喬)

*他們是小學生!真是小學生!
*應該會有後續吧(?!
*好像不知道說啥了,反正可以的話就GOGO閱讀吧_(:3_| )_
*標題之後再補(´゚д゚`)(´゚д゚`)(´゚д゚`)(´゚д゚`)

  他說時光可以倒流的話,自己肯定不會做出那個決定,不會說出那兩個字,會更珍惜對方。

  然而世界上沒有如果。

-
  他們不是青梅竹馬、不是鄰居、更加不是六年同窗。小學總在兩個年級後重新分班,喬一帆在最後一次分班並沒有跟自己的好友高英杰分在同班,兩人都有些惋惜,畢竟這樣畢業照就不能一起合了。

  剛分完班的一個禮拜內不意外是同班的舊同學拉著去找鄰班的舊同學說說新班級的八卦,喬一帆跟高英杰都是內向的孩子,他們站在隔著教室的柱子旁的窗戶前,讓人顛覆印象的嘰嘰喳喳聊天。

  「這麼說起來,一帆跟邱非同班呢。」

  「邱非?」

  「嗯啊,就是那個。」高英杰比比喬一帆教室中獨自坐在位置上看書的男孩,雖然還是稚嫩的臉蛋,但不難看出長大後會是一個帥哥的模子,黑色的頭髮有些微翹,同色的眼睛正目不轉睛的看著手裡的書。

  「英杰認識邱非?」

  「也不能說算認識啦……就那些在意成績的人不是都會私底下偷排校排嘛,邱非跟我常常都在前三徘徊,所以我之前就有去偷看過廬山真面目……」

  「噗……」

  「唔啊不要笑啦!」

  「嗯……想不到英杰也會那麼在意呢,感覺明明就不是愛八卦的人。」

  「所以說好奇!好奇嘛!」

  「好、好。」

  十分鐘的下課時間也不長,在上課鈴響起時他們不捨的分別回教室,因為剛剛高英杰的略提,喬一帆倒是在上課時偷偷看了會邱非,感覺並不是什麼多話的男孩子,而且感覺不好親近的樣子。

  然而班上的孩子到底都是孩子,在導師有意的促進下,往外跑的人多從找朋友變成到操場打球。他們在10點整的時候有個長達近三十分鐘的休息時間,他記得從英文教室趕回班上,沒多久就要開始跳那有些丟人的健身操,許多男孩子腳邊都放了顆球,打算一結束就去站球場。

  喬一帆有時也會跟著去打球,偶爾也會和高英杰班上的人對打。他有時也會愜意的到不遠處的圖書館去借書,他不懂那些情琴詩話,只懂得看偉人傳記,讓他長大一點時都有些想笑,笑自己怎麼那麼傻,如果多看點愛情故事,自己的情商會不會高點些。

  他注意到了邱非也和他一樣,不是去打球就是到圖書館,偶爾兩人在書叢裡相見,喬一帆會率先的微笑點頭,而邱非會有些生硬的回點。

  他們不算有互動,但並不是沒有任何交集。好比體育課時他們的座號是一雙一單,在敵隊時喬一帆常常都自願到外場防守,而邱非會看了他一眼,然後到他視線能及的範圍站著。原先喬一帆只認為對方是這個球類不好,但他們依照升旗隊伍的排列同隊時,邱非卻會站在他身前,為他擋下一顆顆丟來的球。

  然而某次喬一帆卻不慎被同隊要躲球的男孩子絆倒,屁股結結實實的摔了一跤,喬一帆當下是痛的流出淚來,在老師和幾個較好的男孩子圍上前查看時,邱非在不遠處握緊了拳頭,平常冷淡的臉上更加冷洌。

  事後喬一帆可說是當了幾天行動不便者,有些同學不帶惡意的玩笑他也會笑笑過去,反倒是對自己當下流淚這事感到羞恥,他並沒察覺邱非在他能夠行動自如前,比之前更是生人勿近的情況。
-
  同桌總是會和女孩子坐一塊兒,有時男生想和自己喜歡的女孩子坐一起還會去拜託老師開恩,大考後的換位喬一帆和邱非坐前後,那次是他們坐的最近的一次,也是最後一次。

  不得不說學霸坐在前頭也是有些壓力,但學霸坐在前頭更是好處,好比喬一帆最不會的數學和英文,學霸總是唰唰唰的為他講題,導致他下次的段考名次一下子突飛猛進,讓高英杰也吃驚了一陣子。

  他們雖坐前後,但是相處仍舊像從前,與其說隔閡,不如說是點到為止。

  那次的考試後喬一帆請了邱非一瓶飲料作為答謝,而邱非在隔天也放了一瓶飲料在喬一帆桌上,引來了對方的不解。

  「禮尚往來。」

  他這麼說著,喬一帆笑著和他道謝。

-
  而在這個時期莫過於運動會最讓人期待,畢竟處在好動的生長階段,連喬一帆這種安安順順的也有些亢奮,和高英杰回家的路上也在說著。

  「欸,一帆居然是男生第一棒嘛!」

  「嗯……好羨慕英杰是中間的啊。」

  「我才要羨慕吧,這代表著一帆跑很快啊!不過和女生接棒的時候就要特小心了。」

  「唔哇,被你這樣一說就更緊張了!」

  「咦?不、不用緊張啦,慢慢的去練習就好啦!」

  「說笑的。」

  「欸!騙我!今天請我吃雞翅!」

  喬一帆笑著應好,雖然口頭上對高英杰那麼說,但實際上他在心裡還真是有些緊張,害怕自己掉棒,害怕自己跑不快,害怕自己的失誤會添麻煩。

  「喬一帆。」

  「嗯?」

  喬一帆疑惑的看著叫著他的邱非,對方主動開口還是第一次,邱非只是晃了晃手上的接力棒,淡淡的說了句練習。

  半推半就的被拉至跑道上練習,喬一帆看著從另處全力跑來的邱非,認命的擺出接力姿勢,邊傾斜身體來觀看距離,他在風聲中聽到對方喊了聲跑,然而起步太慢,使他險些和對方摔成一團。

  「對不起。」喬一帆低著頭說。

  「為什麼要道歉?」

  「我起跑慢了,害你險些摔了。」

  「……我不是女孩子,而且運動會有傷害也不是沒有,沒有什麼會一開始就做好,與其垂頭喪氣的,不如放手去跑去練習。」

  「……謝謝你,邱非。」喬一帆感恩的笑了,邱非第一次發現原來這人笑起來還能有個可愛的酒窩,不知不覺的也被感染而勾起嘴角。

-
  作為電腦兒童,有個QQ和博都是常有的事,班上人都在問著別人的Q號和博,喬一帆也被幾個人問了,他在沒多久後才想到了邱非也有沒有QQ和博呢?然後拿著飲料屁顛屁顛的朝對方的座位走去。

  邱非有些疑惑的看著桌上的葡萄汁,喬一帆咳了聲「嗯……禮尚往來嘛,邱非有Q或博嗎?」

  「沒有。」

  「唔欸……真可惜……」

  邱非看著喬一帆的失落皺起了眉頭,後者還在那邊自顧自的說也不是每個人都要有嘛的打圓場,邱非沒什麼聽進去,喬一帆也沒什麼在意,直到幾天後跟著柳橙汁一起過來的紙條讓喬一帆不解的看著眼前人。

  「我的,希望你不要告訴別人。」

  然後邱非小朋友就酷炫的走人。

  喬一帆百思不解邱非怎麼會突然去辦帳號還告訴自己,不過他倒有些高興自己是第一個知道的,覺得自己跟對方成了朋友。

  喬一帆當然也不慢,加了好友就傳了個安^^,邱非沒多久回傳了個安(>﹏<)。

  尼馬,這還是那個酷炫冷豔的邱非嗎?

  喬一帆內心風中凌亂,那個在現實生活中冷冰冰、一言不發、有些悶騷、笑起來有些呃……僵硬的邱非在網路上的形象整個360度大翻轉了。

  還真是不一樣呢……第一次受到轟擊的喬一帆在隔天開始無法直視對方好一陣子。

-
  喬一帆的固執可說是從小開始培養。當高英杰在校門口巧遇對方並打招呼時看到喬一帆一張虛弱臉時就馬上擔憂的問了聲沒事吧?

  「嗯……應該吧……」喬一帆晃晃昏沉的腦袋,早上起的晚,沒來得及量體溫,而且他也不想失去全勤,就稱媽媽不注意的時候偷偷溜出門了。

  兩個人在不同班只好在各自的教室門口多叮嚀幾句,喬一帆在高英杰擔憂的眼神下走進自己的教室。

  他感到頭很昏,也非常沉重的讓他偶爾會晃晃腦袋。他不太記得自己是怎麼度過上午的課,只知道家政課要回教室享用午餐的時候他被邱非拉住了。

  「邱非?」

  「你發燒了。」邱非看著眼前人蒼白又病懨懨的臉龐說「我帶你去保健室。」

  「嗯……不用啦,沒事的。」

  「不行!」

  喬一帆瞪大雙眼看著難道大聲激動說話的邱非,後者有些不自在,但還是堅決的將喬一帆拉到保健室去。

  「38.1,家裡有家長在嗎?」

  「嗯……奶奶在家。」喬一帆家爸爸是公務員,媽媽在超市打零工,祖母在幾年前祖父過世後便被父親接來跟他們同住。

  校醫翻出了通訊錄播到了喬一帆家中,家裡的老長輩一聽到乖巧的孫子感冒發燒便著急的趕來,期間邱非回了趟班上幫喬一帆拿書包跟請假單,原本要來找喬一帆聊天的高英杰看到邱非的舉動便上前詢問,最後回到保健室時又多了隻高英杰。

  「真是的!早上問你你還說應該沒事!腦袋會燒壞的啊!」

  「抱歉……」喬一帆低下頭承受好友的怒氣,高英杰也說說就過了,畢竟對方現在還是病人,他也還沒不懂常識。喬一帆的奶奶在沒多久就到保健室,高英杰和喬一帆異口同聲的喊了聲,然後高英杰上前去攙扶老人家。

  喬奶奶摸摸孫子後又摸摸常來玩的乖孩子,在校醫的叮囑下將喬一帆領回,然後他看向站在一旁的邱非「謝謝你帶一帆來保健室啊,這孩子個性就是倔,也不知道像誰呢,下次來我們家玩,奶奶做些好吃的謝謝你。」

  「好的,謝謝奶奶。」

  邱非目送一小一老步出校門、離開自己視線後才跟一旁和自己一樣擔心的高英杰慢步回教室。

-
  然而邱非實在是太小看喬一帆的能耐了,當他第二次來到保健室看到喬一帆躺在床上,一張臉冷的如果喬一帆此刻是醒著,肯定會連連跟他道歉,然後好聲好氣的要他心情好點。

  然而事主正躺在保健室的床上睡的正熟。

  當然邱非也沒那麼神通廣大到喬一帆在早自修的合唱部練習時突然從階檯上倒下來,還失去意識幾秒鐘這件事都能知道,只是他從童子軍那邊放人時,一個合唱部的女孩子抓住了他,要他和班導告知聲喬一帆的事情跟校醫要他在那休息一陣子。

  邱非聽聞的第一秒就皺起了眉,然後對著女孩子點點頭表示他聽到了,但他首先的打算是先到保健室看看喬一帆。

  校醫還認得他,畢竟前陣子喬一帆才出了那點小差,她說喬同學沒啥事,只是睡眠不足而已,要看看得小聲點,別吵醒人了。他點點頭說了聲謝謝,然後拉開喬一帆所在的床的簾。

  幾乎是被棉被蓋住一半臉的喬一帆閉著眼,邱非還是第一次看到喬一帆的睡臉,畢竟午休的時候都是趴著,喬一帆又習慣用外套把自己裹的緊緊的,冬天是連個縫都不存,他曾想著傢伙都不會覺得外套裡的空氣很稀薄嗎?

  就在他恍神的時間中,上課的鈴聲也敲響了,他看到喬一帆掙扎的睜開眼,一臉茫然的看著自己。

  「醒了?」


  「嗯……」

  「回教室?」

  「我覺得我還是在睡一節課好了,麻煩你下節課來叫我。」

  「……」

  「好嘛,拜託你嘛邱非!」

  「下不為例。」

  「耶!你最好了!晚安!」然後邱非又看著喬一帆縮回棉被中,等他下節課來叫人起床順帶為什麼睡眠不足的原因時,喬一帆卻露出了困擾的表情「其實我也不知道呢,忘了是在想啥還是怎麼了,精神一直很好,結果到三點才睡著,嗯!只是一場意外嘛!」

  喬一帆自欺欺人的點點頭,邱非想賞他爆栗的心都有了。

-
  畢業旅行分組喬一帆和邱非跟幾個男孩子合成一組,畢業旅行聖地也那幾個,旅途不外乎是坐車睡覺抵達目的地開始玩回房晚會睡覺,第二天就參觀景點後回家。

  遊覽車上不知道是誰央求老師開放卡拉OK,幾個女孩子和幾個比較皮的點了歌來唱,坐在導師後方排的喬一帆被問了要不要也點歌。

  喬一帆紅著臉婉拒,一個人在全班面前唱歌他可能臉皮都會沒了,坐在他後方的女孩子攀上他的椅背惋惜的說喬同學是合唱部的很想聽聽看嘛。

  同組坐在附近的男孩子也一同幫腔的說話,喬一帆耐不住他們起鬨,說了句只唱一首啊!的翻起了被遞來的歌本。

  喬一帆翻了翻歌本,一下子要他選首歌來唱還真有些困難,邱非的手指指著一首歌的歌名,喬一帆不解的眨著眼睛看著他。

  「前幾天你不是在Q上說你姊姊最近一直在聽。」邱非回答對方的疑惑,可喬一帆卻癟癟嘴「但這是女生的歌。」

  「沒有差吧,你不是高音部的嗎?在不然降key也可以。」

  「嗯……好吧,既然邱非大人都這麼說了,那我就恭敬不如從命了。」喬一帆拿出前頭頁的小紙張寫上歌曲編號,幾個男孩子為了節省紙張也一起點歌。

  當歌曲前奏的鋼琴聲傳來時麥克風也落入喬一帆手中,邱非拍拍喬一帆因為緊張而握起的手,喬一帆深呼吸後笑著朝他點點頭。


終於做了這個決定,別人怎麼說我不理,只要你也一樣的肯定。

愛真的需要勇氣,來面對流言蜚語,只要你一個眼神肯定,我的愛就有意義,我們都需要勇氣去相信會在一起,人潮擁擠我能感覺你,放在我手心裡,你的真心。

如果我的堅強任性會不小心傷害了你,你能不能溫柔提醒,我雖然心太急,更害怕錯過你!

《梁靜茹-勇氣》

  在最後的鋼琴聲結束時,喬一帆如釋重負的呼了口氣,他沒察覺到坐在他旁邊的邱非至始至終看著他的眼神。

-
  雖說來到了遊樂園,但喬一帆卻不敢玩刺激的設施,最後同組的幾個男生決定分開行動,只要記得集合時間到噴水廣場集合就好。

  喬一帆一臉抱歉的看著邱非,感覺邱非就算是坐一百次雲霄飛車都能面不改色的,現在卻遷就自己來浪費錢在這裡曬太陽。

  「鬼屋玩嗎?」

  「我怕鬼……」

  「那你能玩什麼?」

  「旋轉木馬吧!」

  「……」

  喬一帆挫敗了,邱非用一臉施主真遺憾的眼神看著他,他受傷他難過他QAQQQQQQQQQ!

  後來他們在路上遇到高英杰和他的組員,然後他們一起被推上某個遊樂設施,喬一帆連吱一聲的反抗都來不及就被拉上去了,遊樂設施是個大圓盤,一開始左右晃動後還轉了起來,最後甚至快晃到90度的直角。

  第一趟下來後邱非有些擔心喬一帆會難受想吐,然而喬一帆卻不知道打開什麼開關還是腦子在剛剛的運轉中跟著轉壞了,和高英杰同組的人一連上去玩了好幾次,直至他們快把剛剛吃過的小麵包吐出來為止。

  然後他們又慢悠悠的晃去搭摩天輪,緩緩上升中的摩天輪逐漸能看見遊樂園的全貌,不知道是誰說了在摩天輪最頂端接吻的話就會永遠在一起,然後被笑話了這裡可沒妹子給你親,還是你看上我們之間的誰了啊!

  然後他們的車廂在最頂端的時候左右搖晃的異常劇烈。

-
  小學生之間總是會有些流言蜚語,好比那個誰誰誰喜歡誰誰誰,然後某次的傳言中流出了某某女孩子喜歡邱非這則流言。

喬一帆:wow邱非真受歡迎

邱非:只是流言而已

喬一帆:別害羞嘛o(>﹏<)o

喬一帆:邱非有喜歡的人嗎?

邱非:有

喬一帆:*0*誰誰誰

邱非:你猜^^

  喬一帆樂了,之前問了邱非好幾次都被對方敷衍過去,還好皇天不負苦心人,今天邱非終於肯鬆口了。喬一帆第一個當然打上最近和邱非傳出流言的女孩子的座號,當然還是被對方否決了。在猜了好幾個後邱非提示是單數號,範圍縮小了讓喬一帆更加興奮了。

  然而在所有的女生都猜完後卻沒有答案。

喬一帆:你不是說有嗎←_←快說是誰

邱非:你確定要知道^^?

喬一帆:確定!

邱非:我喜歡你

  ……什麼?why?花惹發?今天風兒真喧囂太大了我聽不清楚!


喬一帆:你開玩笑的吧……

邱非:並沒有

  同班的學霸在Q上和我告白了該怎麼辦?在線等,急!想當然彼時幼小的喬一帆還沒聰明到上特定論壇求救這一選項,他不懂沒什麼優點,成績也不算好的自己怎麼會被邱非看上,更何況他們是同性別,他還沒看過也沒幻想過跟男生牽牽小手這些事。

邱非:你不用那麼早回答我,困擾的話就當做沒看到吧

  喬一帆還沒反應過來,那頭的邱非就快速下了QQ,他嘆了口氣,決定去把自己剩下的作業寫完在來思考了。

-
  喬一帆苦惱了,總覺得電視偶像劇的情節此刻發生到了自己身上,邱非還是會和自己聊QQ,如果不是對話紀錄還留著,他還覺得那個告白根本沒發生過。

  高英杰眼尖的看出他在煩惱,不過卻被他呼嚨過去,被一個同班又同性別的同學告白而自己任何答覆也沒有,在者他怕高英杰會對這事反感,甚至會節外生枝,所以他選擇什麼也不說。

  然而像是注意力要一下子就放到了邱非身上,明明他們的坐位隔了一大一小排,喬一帆的眼神卻還是能和邱非的對上,對方還似笑非笑的挑起一邊的眉,像是叫他認真上課一樣。

  邱非在禮拜三的課後會找他去去打球,他們會在邱非家等到學校開放進出的時間,喬一帆那時會像沒骨頭的趴在邱非背上,邱非也沒嫌他重,任由他高興的趴著。有次邱非的家人提早回來了,邱非還把他偷藏起來,跟他說等他。

  他們有什麼改變了,卻也什麼都沒改變。

  最後喬一帆在畢業前一個禮拜答應了跟邱非的交往。他們連畢業典禮的位置都坐到鄰座,他們將拿下的帽子當成遮隱,兩個人的手在橘澄澄的帽子下偷牽著。畢業典禮那天喬一帆在步出校門時哭的慘兮兮的,眼睛跟鼻涕紅的像小丑。

  邱非仍舊在QQ上和他聊天,然而他不像喬一帆一樣那麼閒,父母給他去了暑期先修班,他們的時間被錯開,然後在也沒有重合在一起過。

-
  邱非跟喬一帆在開學過後沒多久後分手了,由喬一帆提的。

  然後他後悔了。

  然後他知道自己錯過了一切。

Tbc.

评论
热度(13)

© 藍冬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