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冬離

*灣家人,繁中出沒。
*更新不定(?
►主全職,lofter用來追全職

【全職】大概是個古風吧!1(邱喬)

*考試真不是人甘事,怎麼我們學校比別人早一個禮拜別跟我說是為了要實習啊嚶嚶嚶
*只是昨天睡著前的腦洞,沒有寫過古風所以沒有任何考據,還請各位鞭小一點TT
*兩句周葉,一句喻黃,一句韓張就不打tag了,雷的姑娘請迴避啊><
*不能一發完結TT


  江湖上的奇人不少,最廣為人知的便是三次在武林大會上奪得首位的鬥神葉秋,當然他之後改回名為葉修的腥風血雨也夠後人嘖嘖稱奇,然而最奇葩的還不只這,葉修和周澤楷的男男雙修更是讓許多檯面下的男男伴侶們被通通炸出檯面,好比藍雨的正副閣主、霸圖的正副少主。

  然而喬一帆覺得更奇葩的是,自己怎麼會和這事扯上關係呢?

  說到這事又得從更早前說起,他本是微草門的一屆門生,然而他的才能與慧根與微草的並不合,所以他苦練了好幾年都沒進展,倒是自己的好友受到了門主王杰希的賞識,很快地便成了栽培對象。

  喬一帆和葉修第一次見面是葉修來到微草,被守衛的人誤以為是闖入者,然後門主帶著他們要去清除時遇上的。那時的葉修東奔西竄的在微草的森林裡躲藏著,王杰希也不可能施法直接將林子炸了,先不說要花多久恢復,更重要的是裡頭有許多珍貴的藥草,那可是炸不得的。

  王杰希讓手下的弟子們分頭去找入侵者的形跡,喬一帆當然也是其中一人。喬一帆當時思考了許多能躲藏的可能性,入侵到現在為止都還沒有火燒山的危機,那表示著來者並沒有想毀滅山林的危險性,而且逃跑的路線越往越裏,他記得深處有座瀑布,那是灌溉整個森林的源頭,當然也有許多躲藏的好地方。

  喬一帆思量好,打算碰碰運氣的往瀑布前進,一路上能夠躲藏的地方也被喬一帆細心地搜尋過,直至來到瀑布時,喬一帆才從身後聽到葉修的一聲「唷小兄弟,綜觀大局的能力不錯啊!有些地方我還沒發現能躲藏呢,王大眼真是埋沒人才呢,要不要和我闖闖?」

  喬一帆嚇一跳的回頭,然後一個手滑便把信號彈給打了出去。葉修嘖嘖了幾聲,說了小年輕就是不禁嚇,一個箭步便把喬一帆脅持為人質對上追來的王杰希。

  「一帆!」高英杰著急地大喊,自家好友被抓成人質了怎麼辦!

  「葉秋,放開我門下的徒弟。」王杰希仍是冷靜理性的說著,葉修搖搖頭「真的是怎麼一個個記憶都不行了,我現在可叫葉修啊,我只是想來跟你拿個藥而已,報上名卻被說少汙辱鬥神名號的被掃地出門,沒法子只好闖進來了啊!說到這個,這個就是你王大眼不對了,這怎麼教的隨隨便便把客人掃走呢,還好我敦心人厚,特不計較,只要我要的東西再加上幾個需求就一筆勾消啦!」

  「關於這事確實是我管束無方,但是不知道是某位都不露臉,害得江湖上沒多少人能識得你吧。」王杰希按按眉眼,隨後問了葉修到底要拿什麼,吩咐弟子準備好後拿過來。葉修拿到東西後也爽快地放開了喬一帆,在離去前把一枚玉珮丟給了喬一帆「想清楚的話,就來杭/州吧,那兒有家興欣酒館,把這個給掌櫃的看就好了。」

  等你啊小兄弟!葉修最後留下這句話,揮揮衣袖帶著藥材回去。喬一帆拿著玉珮思考了幾天,最後決心離開微草,來到了興欣與葉修等人一起打拼。

  說起來與邱非第一次見面也不算個意外,杭/州有著舊龍頭嘉世,裡頭的人除了蘇沐澄外的高層都特不喜歡葉修,時常三不五時地來找碴,某天邱非來到了酒館,劈頭就是一句找葉修,那時在幫忙的喬一帆心裡一禁,請掌櫃小妹到後頭請葉修出來,他的配劍不再身上,只好硬著頭皮,自各先上前問了聲大俠何事呢?

  邱非只說了句自己只有一個人,便坐到了剛收拾好的座位。酒館只剩下幾個等著看好戲的傢伙們,然後葉修的聲音便從二樓的樓梯那傳來,他還是一樣隨意的穿著,手上拿著剛燃起的煙斗,懶散的看著底下的邱喬兩人「邱非,少欺負小喬了,臉硬梆梆的怎麼抱得美人歸。」

  「不需要。」邱非冷冷的回應,一個反手便把身後的戰矛抽出,一個飛身便想打下還站在階梯的葉修,葉修老神在在地說了句年輕人就是不懂冷靜,然後邱非的戰矛便被另一柄戰矛給接住。

  唐柔看著眼前的不速之客,回頭看了下葉修「這交給我?」

  「不成,妳現在還打不贏小邱呢。」語畢,葉修接過唐柔手中的戰矛,引著邱非離開酒館到郊外的空地。喬一帆回房裡拿著自己的配劍也趕了過去,兩人至少打了快半刻的時間,最後葉修打落了邱非的戰矛。

  「為什麼離開了嘉世?你忘記我們當初的承諾嗎?」邱非看著葉修,他對於當初的流言蜚語原先也只抱持著半信半疑,直至那天嘉世裡的小門生說著看到葉修帶著一男一女到附近討伐魔獸時,邱非的心可說是徹底涼了。

  他是如此地相信葉修最終會回來,然後跟他和蘇沐澄能夠在將嘉世帶領起來,然而葉修卻自獨創門派,將他們通通拋到腦後。葉修將手中戰矛插入地,拿起腰上的菸斗叼著,用火石點起火,然後菸草的味道瀰漫在兩人之中。

  「很多東西,久了就變了,然而也有些東西,多久也不會變。」

  葉修說罷,拔起戰矛走了,邱非還在細索葉修的話,臉頰上的冰涼感讓他回神。喬一帆用沾濕的手帕為他擦拭臉上的血痕,溫和地笑著看著他「師父沒有惡意的,請別放心上。」

  「不,他教了很多,不管是戰鬥,還是那番話。」

  是嘛。喬一帆點點頭,邱非看著不像是習武的溫和面孔,說是個讀書子弟他都還信,然而他卻喊著葉修為師父,他倒也沒看過葉修讀多少書,平常說話也都只是靠嘲諷來噁心人,這倒讓他對喬一帆生了點興趣。

  「你拜他為師?」

  「欸?啊……怎麼說呢,也只能說是陰錯陽差吧,我本是微草的門下弟子,但因天資不符所以在那幾年都沒什麼長進,後來遇上了師父,他和我說我的慧根不錯,要不要和他闖闖,我便來投靠了。」

  「……還滿像賣葫蘆藥的商人。」

  「哈哈,乍聽之下還真是,但我不後悔做這個決定,況且師父也沒說謊,來到興欣我的確進步了不少,不過還差強人意呢。」喬一帆抹完邱非的臉,想著果然好生英俊啊,怪不得葉修會說臉硬梆梆討不得美人歸。

  「這麼說來,大俠也拜師夫為徒吧?那我們可說算是師兄弟了呢。」

  「斗膽敢問今年歲數呢?」

  「十八。」

  「那比我年長一些,可否叫少俠一聲師兄?」

  「噗……」喬一帆被邱非逗笑,樂呵呵的看著一身髒亂的人「可大俠先拜師夫為徒,於情於理也該是我叫大俠一聲師兄吧?」

  「那可不成,長幼有序,不該以修為做考量。」

  「那我也不成,拜師為徒有序,不該以年歲做考量。」

  然後他們相視而笑,同時問了聲互叫名如何?接著一致被通過。那日邱非將喬一帆送回酒館,當時陳果還有驚無險地看著回來的喬一帆,她原想將邱非掃地出門,但看到兩個小夥子處的不錯,邱非又被喬一帆美言了幾句,然後陳果便把那些小點點全移到了葉修身上。

  葉修靠在二樓的欄杆上,表示怪我囉?

  那日回到嘉世,邱非還不客氣地賞了陳夜輝一拳,然後又面臨了嘉世因許多困境,導致逐漸沒落,最後是商人夏仲天提供資金,然後由邱非接管嘉世才得以倖存,還有第十屆武林大會,葉修率領著興欣給全聯盟一個當頭棒喝,然後呵呵笑著揮揮衣袖說:你們還是太嫩了。接著又退隱江湖,據說回了趟老家,然後又滾了出來,接著又發出了雙修之事。

  眾人表示你這老不修雙修就算了,怎麼危害到當今第一人的輪迴城主呢!

  喬一帆當時只覺得,真不愧是師父,總是搞得腥風血雨,然後他從沒想過那日邱非仍是如同往常來聊聊閒話,就在他抿了一口茶時,邱非突然說了句:一帆,是否能和我成為雙修道侶呢?

TBC.
ヾ(*´∀`*)ノ該出門吃飯了,今天吃火鍋,大家也早點吃飯喔

评论
热度(10)

© 藍冬離 | Powered by LOFTER